梟巢喋血戰The Maltese Falcon

  好萊塢硬漢導演約翰•休斯頓於1941年將著名偵探小說《馬爾他之鷹》搬上了銀幕,該片由亨佛萊•鮑嘉主演,被認為是日後形成大氣的黑色電影流派的開山之作——
  薩姆•斯佩德和邁爾斯•阿切爾在三藩市連袂開辦了一家偵探事務所,他們辦案有方,破案率高,

中文名:梟巢喋血戰  更多…
英文名:The Maltese Falcon
別名:馬爾他雄鷹/群雄奪寶鷹(港)/馬爾他之鷹(其他)
時間:1941年10月18日
片長:101 Mins
類型:犯罪 黑色 神秘
導演:約翰•休斯頓 John Huston
主演:亨弗萊•鮑嘉 Humphrey Bogart
   瑪麗•阿斯特 Mary Astor
   葛萊蒂絲•喬治 Gladys George
   彼得•洛 Peter Lorre
   巴頓•麥克萊恩 Barton MacLane
   李•派翠克 Lee Patrick  地區:美國,語言:英語,字幕:英文
劇情介紹:
  好萊塢硬漢導演約翰•休斯頓於1941年將著名偵探小說《馬爾他之鷹》搬上了銀幕,該片由亨佛萊•鮑嘉主演,被認為是日後形成大氣的黑色電影流派的開山之作——
  薩姆•斯佩德和邁爾斯•阿切爾在三藩市連袂開辦了一家偵探事務所,他們辦案有方,破案率高,因此聲譽卓著,顧客盈門。一位裝扮入時、風采迷人的婦人推開了事務所辦公室的門,她自稱露絲,想請偵探幫她尋找姐姐。她姐姐曾和一個叫瑟斯比的男人來往,後又不堪其糾纏,極力想擺脫他,現在兩人均失蹤了。阿切爾生性風流,他對露絲小姐產生了濃厚興趣,欣然接下案子。斯佩德漠然地冷眼旁觀,他覺得露絲小姐預付的傭金出奇地高。
  不久,阿切爾去會見露絲,但他很快就被人發現給暗害了。警方通知了斯佩德,他僅匆匆流覽了一下兇殺現場便離開了,未接受員警請他查看屍體的建議,對長期合作的搭檔突然被害甚至未能講幾句應景的客套話。不久,瑟斯比也被謀殺。阿切爾的遺孀艾娃來到辦公室,發現丈夫的名字已從門上抹掉。門關好後,艾娃急切地撲進斯佩德的懷抱,但斯佩德僅冷淡地吻了吻她,他已對她感到了厭倦。艾娃走後,女秘書埃菲問他是否要娶她,斯佩德卻稱這是笑話。警方在調查案情時懷疑斯佩德因與艾娃關係曖昧而殺害合夥人,即使艾娃也對她神秘莫測的情人疑心重重,直認他就是兇手。斯佩德去拜訪露絲小姐,他很快就發現這位嫵媚動人、貌似純真的女人並不叫露絲,她的真名是布裏吉•奧肖內西,她也根本沒有什麼姐姐,正是她本人與瑟斯比有私情。在斯佩德犀利的逼問下,她坦承自己有時會情不自禁地說假話,但她並無惡意。她還說是瑟斯比將阿切爾殺害的,至於誰殺死了瑟斯比,她就不知道了。斯佩德望著她那情辭懇切的神態,雖然並不相信她,但對她的種種嬌媚舉動也不無憐愛之意。隨著接觸的頻繁,兩人間漸漸萌生了感情。
  事務所來了位名叫喬爾•凱羅的主顧,他說有人想雇斯佩德幫助尋找一件價值連城的古董——一座黑色的馬爾他鷹雕像,如果他能辦到,就可得到五千美元的傭金。斯佩德接下了這筆生意。然而凱羅並無走的意思,似乎有點信不過斯佩德,他打量著辦公室,忽然間他掏槍對準斯佩德,聲稱必須搜查一下房間。斯佩德望著這個頭髮捲曲、有點柔弱的矮個男人,一轉眼便單手奪下了他的槍,隨即重重地給他一耳光。凱羅被打蒙了,當他清醒過來後又哭喪著臉提起剛才的生意。斯佩德把他嘲諷挖苦了一番,隨後便把槍還給他。殊不料,凱羅接過槍又對準了他。斯佩德望著這個出爾反爾寡廉鮮恥的傢伙笑了起來,揮手任他搜查辦公室。
  斯佩德在街上發現有人盯梢,他索性公開和那人打個照面以弄清對方的身份。原來那人叫維爾默,他拿槍逼著斯佩德去見他老闆卡斯帕•古特曼。這正中斯佩德下懷,他順從地答應了。然而剛一見到古特曼,他便機敏地繳了維爾默的槍。古特曼是個知識淵博、頗有學者風度的黑道人物,雖然他身材肥碩無比,行動卻十分敏捷,斯佩德乾脆俐落的動作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來古特曼把斯佩德請來也是為了弄到馬爾他鷹,只要古董到手,就給斯佩德一大筆酬金。他知道斯佩德與布裏吉過從甚密,布裏吉過去曾與古特曼合作過,現在她對那只黑鷹也頗感興趣。斯佩德接下了這筆生意,但當他喝了古特曼的酒後忽然人事不知,維爾默趁機踢了他一腳。古特曼以此警告斯佩德,如果他不老實,便會有送命的危險。
  斯佩德經過周密調查,發現這幾個拼命追尋黑鷹的傢伙都極為關注那艘從香港開來的貨輪“鴿子號”,而不久前布裏吉還去過香港。斯佩德一再斥責布裏吉對他不說真話,她總是手足無措、惹人憐愛地辯解說,她是個弱女子,面對周圍形形色色的兇狠男人,她不得不學會保護自己,包括用假話搪塞別人,這已成了習慣。斯佩德對這個漂亮而又神秘的女人越來越有興趣了。斯佩德在港口找到了“鴿子號”的船長雅各比,但談話不得要領。不久,“鴿子號”忽然失火,雅各比踉踉蹌蹌地來到斯佩德的辦公室,把一包舊報紙包著的東西交給斯佩德,隨即便倒地死去,原來他中了一槍。斯佩德發現包中之物正是馬爾他黑鷹,於是便立即把它藏在車站帶鎖的儲物櫃裏。
  斯佩德把他的主顧布裏吉、凱羅、古特曼和維爾默都請到寓所,他聲稱馬爾他黑鷹現已在他手中,但他為了得到這無價之寶也成了殺人嫌疑犯,為不受牽連,在他交出寶物之前,他們必須決定誰來承擔殺人罪。斯佩德見眾人不語,便建議把維爾默交給警方。維爾默驚恐地望著古特曼,古特曼微笑著說:“好吧,維爾默,失去你真遺憾,但即便你是我親生兒子也沒用,失去兒子還能再找一個,而馬爾他鷹卻只有這一隻!”接著他又說,正是維爾默殺了瑟斯比和雅各比,維爾默嚇得趕快逃走了。埃菲把紙包取回來了,在場的人都全神貫注地緊盯著它。骯髒的紙包打開後,一隻兇猛的黑鷹雕像露了出來,然而經過仔細辨察,卻發現雕像是件贗品!斯佩德堅持要古特曼付1千美元作酬金,古特曼照辦了。然而他和凱羅未見真品心不死,他們決定到香港繼續追尋。兩人走後,斯佩德打電話報警,要警方以殺人罪逮捕他們,他還把那一千元交給警方作為物證。古特曼和凱羅隨即被捕,維爾默不久也被抓獲。
  斯佩德告訴布裏吉,他非常愛她,但他也不得不把她交給員警,因為她殺害了他的搭檔阿切爾。接著他把她殺人的過程一一揭示出來。布裏吉無法否認這一點,但她一再懇求斯佩德寬恕她,利用斯佩德對她的愛,甚至要他同她一起逃走。斯佩德抵禦著愛的誘惑,再三向她解釋。時而說他不會為她幹傻事,作為一個偵探,他不能放她走,時而又表示他的合夥人被殺,他必須有所行動。最後他竭力安慰布裏吉說,如果她被判刑,他會等她20年,如果她被處死,他將永遠記住她。布裏吉被員警帶走了,外表冷漠的斯佩德內心卻難以平靜。
  Spade and Archer is the name of a San Francisco detective agency. That’s for Sam Spade and Miles Archer. The two men are partners, but Sam doesn’t like Miles much. A knockout, who goes by the name of Miss Wanderly, walks into their office; and by that night everything’s changed. Miles is dead. And so is a man named Floyd Thursby. It seems Miss Wanderly is surrounded by dangerous men. There’s Joel Cairo, who uses gardenia-scented calling cards. There’s Kasper Gutman, with his enormous girth and feigned civility. Her only hope of protection comes from Sam, who is suspected by the police of one or the other murder. More murders are yet to come, and it will all be because of these dangerous men — and their lust for a statuette of a bird: the Maltese Falcon.

(Visited 16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